苏挽晚回到家时已经差不多八点半了,小区里的路灯都打开了昏白色灯

李凌摸了摸苏挽晚的头,抬手就往苏澈肩膀上拍了一下:你怎么当哥哥的。李凌给苏挽晚擦擦眼泪。

苏澈感到了无奈,敌军太过狡猾,主人又是个不分青红皂白的人,他投降,自觉的没说什么回到房间,给他兄弟抱怨起来。

苏挽晚随后也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自豪和骄傲。

嗯!这是她战胜哥哥的第××回了。

苏挽晚拿起手机,看着QQ里有几个红点,点进去。

沈时韫:别忘了你欠我的糖。

苏挽晚回了个哦然后关灯睡觉。

--

第二天下午时,苏挽晚正在客厅中转悠着晚饭要吃什么,结果苏澈的房间门咔嚓一声就开了。

苏澈似乎还在生苏挽晚的气,一天都没出来,就窝在床上睡觉。

苏挽晚愣了两秒,就这么扭头愣愣的看着苏澈连眼神都不给她,走到玄关处换鞋,看这阵势,似乎要出去。

苏挽晚想着要不就低下头一回吧,总不能让苏澈一直生自己的气吧!

苏挽晚抬起脚,走了两步,清了清嗓子:你去干嘛?

苏澈停了一下,抬了抬眼:吃饭。

苏挽晚转了转眼睛:我也要去。

苏澈:不行。

苏挽晚:为什么?

苏澈:都是男生。

苏挽晚:就因为这?我不嫌弃。

苏澈闭了闭眼:那也不行。

苏挽晚挺有耐心:那我告诉爸爸,把你的银行卡给你停了。说完就掏出手机装模作样的随便点开一个软件:喂,爸,我哥不带我吃饭,让我一个人在家饿肚子。装的还挺像。

表情很丰富,搞的苏澈差点就信了。

苏澈斜靠着鞋柜,就这么看着苏挽晚在那里自言自语。

随后,按了下眉心:给你五分钟。

好嘞!苏挽晚撒腿就跑到卧室换衣裳。

苏挽晚坐上车,九月夜晚一般黑的挺晚的,七点半了天边还红红的一片。

苏挽晚掏出手机,在那里浏览着朋友圈。

随手点开了备注沈时韫的朋友圈。

不过是两秒,就退了出去。

什么也没有,冷冷清清的。

和他人一样,不过想想也是,像他们这种社会哥一般应该不会武汉麻将游戏大全发个朋友圈装牛逼。

苏挽晚百般无聊的看着窗外。

街道上买小吃的刚收摊,公园中还很热闹。

天边的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落下,天陡然间成了昏昏暗暗的。

街上的路灯也亮了,行人在慢慢的散去。

看着看着,苏挽晚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车子在一家火锅店门口停下。她跟在苏澈后面,苏澈走一步,她都得小跑追上,她如果和苏澈说让他走慢点,苏澈肯定又会笑话她矮了。

火锅店里的人很多,基本上都是一些留着脏辫,穿个皮夹克在那里装逼的小混混。

苏挽晚随意的浏览了一下店里的环境。

两人在一张桌子上坐下,不一会就来了一群人,看上去和苏澈的年龄差不多。

(责任编辑:武汉麻将下载)

本文地址:http://www.oh-zero.com/suliao/2021/0113/2906.html

上一篇:东陵,帝都学院这是东陵最大的贵族学校,虽然是贵族学校,但是除了有

下一篇:妈妈,快点啦陆星遥蹦蹦跳跳的走在小区里,五岁的陆星遥对新的

相关阅读

留下评论

(必填)

(必填)